主页 > U生活播 >老外文鲁彬热爱台湾 拼选立委保护环境土地 >
老外文鲁彬热爱台湾 拼选立委保护环境土地
    老外文鲁彬热爱台湾 拼选立委保护环境土地

    採访文鲁彬之前,心中有着对律师的想像,会不会很严肃、难以亲近?或者是咄咄逼人?但是这些既有印象,在见到文鲁彬本人后,完全瓦解。

    文鲁彬的身高不高、笑容亲切,一见面就用大大的眼睛望着你,主动与记者打招呼、握手,手里传达的温度是有力而温暖的。

    与印象中的律师不同,他没有西装笔挺,而是穿着宽鬆舒服的T恤、短裤。令人惊讶的是他连鞋子也没穿,就自在地光着脚走上楼,领着我们到他的办公室。

    汉学系毕业 老外来台寻找中国文化

    老外文鲁彬热爱台湾 拼选立委保护环境土地

    文鲁彬第一次来台湾原本预计待半年,最后待了一年半才不捨的离开。文鲁彬提供

    谈起对台湾的第一印象,他的目光望向远方,陷入回忆,当时的一切历历在目。

    1976年,文鲁彬于纽约大学的汉学系毕业后,考虑要继续学习中文。一位老师大力推荐:「你一定要去台湾,那里是固有传统中国文化的最后堡垒。」他準备了半年的生活费、买了机票就飞到台湾。当时,他从松山机场入境,随身带来的《纽约时报》和《远东经济週刊》都被没收。

    搭上公车,他看见街道两旁几乎没有商业广告,只有「反攻大陆」、「解救同胞」等标语。不长时间文鲁彬就融入了台湾社会,有很多台湾人主动找他学英文,他很快就交了许多台湾朋友,每天清晨还会跟朋友一起去练太极拳。

    当时台湾还处于戒严时期,许多人对政府的不满,不敢对台湾人说,反而会对他这个「外国学生」倾诉,让他有一种被需要的满足感。

    来到台湾每天都处在中文的环境,热衷中文的他,很喜欢随时都在学习的感觉。他曾去过《国语日报》、史丹福中心,换过许多老师,就是想更快地提升自己的中文能力。

    「你学中文很好,但是你要讲的内容是甚幺?」外公不断提醒文鲁彬。他理解外公的意思是,你学会一种语言,但是你也要有专业,才能言之有物。

    深造法律 成为年薪千万商务律师

    老外文鲁彬热爱台湾 拼选立委保护环境土地

    1978年文鲁彬回美国研读法学,一度还曾因太想念台湾朋友而办理休学回台湾。文鲁彬提供

    当时台湾社会的民主及司法改革运动开始萌芽,这些观察影响了文鲁彬。于是来台湾一年半之后,他回到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大学法学院继续深造。

    从1977年第一次来到台湾之后,彷彿有种力量羁绊着他,文鲁彬对于台湾的熟悉感更甚于自己的家乡,只是他也没想到,此后他的护照会盖满了出入境台湾的印记。

    1978年文鲁彬回美国研读法律,一度还曾因太想念台湾朋友而办理休学回台湾。1983年取得法律学博士学位后,文鲁彬回到台湾,在各大律师事务所累积经验,后于1989年自行创业。

    随着台湾解严,在1990年代台湾报纸、广播与有线电视先后开放的背景下,众多的世界品牌想要进入台湾市场,并相继成为文鲁彬律师事务所的客户。于是他成了企业的最佳伙伴、年薪千万的成功律师。

    曾和文鲁彬一起创办齐麟国际法律事务所、现为阳明国际律师事务所财务长的蔡佩蓉表示,「我在律师业工作25年,见过不少所谓大人物,却没见过像Robin这样人格特质强烈、择善固执、使命必达、牺牲自己照亮别人生命。」她称文鲁彬是一生中少数令她折服不已的

    人:「在这个异数的年代,已经不太看得到这种快失传的人了。」

    蔡佩蓉回忆与文鲁彬共同携手共事过的十年,他总是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所有的同仁,没有老板的架子。

    但是,如果员工做错了事,或是踩到了他的底线,他也会毫不留情的对你指出。「对事不对人」是文鲁彬的坚持。

    1992年起,台湾申请进入WTO,台湾政府没有正式的沟通管道,于是求助于美侨与欧侨商会,居中协商。文鲁彬也参与了台湾的外商代表团,每年飞到美国首府华盛顿特区与欧盟总部,去拜会政府官员与商界人士。

    然而,文鲁彬抱着帮助台湾的愿望,但是听着外商代表团据理力争的主张,有些不但对台湾没有帮助,反而会冲击台湾的在地产业,他渐渐感觉自己好像不是与他们同一阵线。那些年里,他内心经常出现这样的矛盾。

    力抗癌症重新思考人生意义

    老外文鲁彬热爱台湾 拼选立委保护环境土地

    人性化的工作环境,让博仲法律事务所荣获《Asia Legal BusinessMagazine》评选为2015年度最佳雇主。丹尼尔摄影

    人生很奇妙,不知何时遇到的一个人、一本书,就成了生命的转折点。1999年文鲁彬在旅途中无意间翻到《富足人生》(Your Money or Your Life)一书,让他彷彿找到知音,也帮他釐清了人生方向。

    书的内容传递环保、生态永续的概念,鼓励读者思考目前拥有的一切真的是你需要的吗?名、利、权真的能让人满足吗?

    文鲁彬一遍遍地翻阅着这本书,也开始思索,除了赚钱,还可以做些甚幺?文鲁彬开始想要回馈台湾社会。

    当时他与友人合伙成立齐麟国际法律事务所,由于他的大力支持,在九二一地震、阳明山国家公园大火等许多灾难中,事务所都慷慨解囊。但他的理念与合伙人渐行渐远,在2002年正式拆伙。

    于是文鲁彬带着部分同仁,创办了博仲法律事务所。创业初期的繁忙与压力,以及拆伙的打击,让他身心俱疲。2002年底他被医生诊断出罹患肺癌,宣布他只剩下半年生命。

    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,他感到震惊,死亡逼得他重新审视人生的意义─ ─ 如果有机会恢复健康,要做甚幺?

    他做了两个重大决定,一是不再接商业案子,他要做一个保护环境的公益律师;第二,他要放弃美国国籍成为台湾人。决定的背后有文鲁彬的考量。

    他知道如果在环保议题上做得成功,就会挡人财路,有可能会像以前关心台湾社会政治议题的外国人一样被驱逐出境,「一定要变成台湾人,这样他们就没办法,要不然打死我、要不然把我关起来。」

    他拒绝西方医疗,选择来到远离尘嚣的花莲,採用生机排毒饮食疗法。或许老天爷看见了他的诚心,两个月后,他回到医院检查,肿瘤竟奇蹟般消失。

    原本就崇尚自然的文鲁彬,在博仲法律事务所的顶楼闢建屋顶花园,让员工可以种菜或种植自己喜欢的植物,绿意盎然的环境好不热闹;事务所内还设有育婴空间,聘请专业保姆陪伴员工小孩,只因为文鲁彬觉得孩子不应该从小就长时间离开父母。

    这些贴心之举,让博仲法律事务所的人性化工作环境,荣获《Asia LegalBusiness Magazine》评选为2015年度最佳雇主。

    老外文鲁彬热爱台湾 拼选立委保护环境土地

    文鲁彬觉得孩子不应该从小就长时间离开父母,所以在博仲设有育婴空间,还有专业保姆陪伴。丹尼尔摄影

    散尽家产保护台湾环境土地

    老外文鲁彬热爱台湾 拼选立委保护环境土地

    文鲁彬参与反国光石化环保救国大游行。文鲁彬提供

    皇天不负苦心人,文鲁彬的愿望一一实现。2003年,文鲁彬正式归化成为中华民国国民,同年他成立了「台湾蛮野心足生态协会」(简称蛮野),是一个透过法律途径来保护环境的团体。

    他带领着蛮野,支援反核、反焚化炉、反松菸大巨蛋、抢救白海豚,台湾的环保抗争几乎无役不战,自掏腰包、散尽家财地投入。

    自此,他从企业的最佳帮手,化身为财团的头号敌人。蔡佩蓉提到,一次她约文鲁彬吃饭,才得知他捐献到连日常的牙膏都捨不得买,因为他说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做,钱要花在刀口上。

    2007年文鲁彬卸任环评委员不久,一次在环保署参加环评会议时,被云林县议长苏金煌殴打。他想自己是前任环评委员又身为律师,还会遭遇攻击,那一般的民众怎幺办?

    他深感事态严重,「我觉得要改变这个社会的架构性问题,需要非常多的资源,要嘛就去赚很多很多钱,要嘛就去从政。」

    于是在今年3月31日,他宣布投入2016年中华民国立法委员选举。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