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C馨生活 >余香绕樑的烧肉粽──郭金发的时代之歌 >
余香绕樑的烧肉粽──郭金发的时代之歌

    以一曲《烧肉粽》红遍全台逾半世纪的台语低音歌王郭金发,于重阳前夕的一场表演中倒下不治,众人在震惊、不捨之余才惊觉郭金发如同空气与水,少了他方知记忆之墙剥落了,庶民文化硬是少了块沃土。

    郭金发让我联想到两个月前辞世的王拓,1944年出生的两人都可归属到战后婴儿潮成员,祇是较战后初期呱呱坠地者沾到一点战争余焰,这样的世代和当代台湾发展是相随与共,他们身上有太多故事,祇因年纪虽已届耄耋之寿,但以如今发达的医学,总觉他们至少还有十多年余生,所以搜罗他们的故事可以等等。如今少了二人,方知我们对战后婴儿潮的理解和系谱整理远远不足!

    郭金发的猝然辞世,于我的冲击竟较洪一峰蒙主宠召还来得大,初始有些不解,毕竟「南文夏,北洪一峰」的江湖定位大致无误,郭金发的地位能顶的到至尊吗?寻思之后可以解为:郭金发和刘福助是少数可以衔接广播电台到电视演出的台语歌手,《烧肉粽》迅即与郭金发画上等号,而刘福助则成为《劝世歌》代言人。反之,按麦克鲁汉(HerbertMarshallMcLuhan)「媒介即讯息」的见解,文夏、洪一峰、黄三元等在电视开始普及的70年代缺席者,对于多数人(尤其是北部、四九移民、年轻人)竟成断裂的史页。

    余香绕樑的烧肉粽──郭金发的时代之歌

    我也曾在〈可比陈绍的洪一峰之歌〉一文提到「儿时虽也听闻过洪一峰歌曲,然而南部民众透过拉机欧,放送的尽是文夏之音,林英美、张淑美、黄三元、黄西田以及新窜起的叶启田等人的歌语也不时缭绕于耳际,洪一峰所佔比例就少了许多。直到八○年代洪荣宏崛起大红后,大伙才跟着重温/挹注洪一峰的从前种种,那时方知洪一峰雄踞北台,俯瞰全岛的事实。」

    综合言之,同属低音系列的歌者,既可在广播电台和新兴电视两栖登陆的郭金发,就远比孤守广播电台的洪一峰容易让电视世代牢记,这无关歌者的优劣良窳。电视作为新时代的传播载具,个性也攸关谁适合当乘坐者:腼腆内性的洪一峰真的祇适合当纯艺术家,而外向活泼的郭金发有了电视舞台就是如鱼得水。即使国民党政府很快实施语言政策,绝大多数的台语演员和歌手都遭扼杀,郭金发、刘福助变成少数的存活者,他们忍辱度过黑暗的70年代,才能衔接台语歌复兴的新时代。

    必须感谢民视《台湾演义》在2012年製作郭金发专辑,国人才得以了解郭金发的生平事略:1944年出生于台北大稻埕,国小毕业即随父亲学作皮鞋,15岁因缘际会参加电台歌唱比赛得冠,开启他的歌唱之路,而后在叶俊麟的引领下加入铃铃唱片行,1964年和旗下林春福、陈木、赖谦祺三名歌星合组「四奇士合唱团」,初尝走红滋味,不久合唱团解散,他改加盟金星唱片行,发行《温泉乡的吉他》,也蔚为他生平代表作之一。当兵服役期间,成为电塔唱片旗下红牌,利用假期赶录唱片《爱你入骨》、《辶日迌人的目屎》、《最后的一封信》、《生命的太阳》,退伍后旋又拍电影,从此奠下他能歌善演的基础。1967年他重新诠释张邱东松于1949所写的《卖肉粽》,从此《烧肉粽》成为台湾经典民歌,郭金发成为不二的代言人。

    1969年中视成立后,郭金发立即加入并成为《每日一星》主持人之一,自创曲《饮者之歌》、《劝回头》成于期间。《为什幺》、《命运的锁链》还因作为热门连续剧主题曲,传唱至今不竭。儘管他曾跨业经营歌厅与卖肉粽,但缘于专业不足终得回复本行。1987年郭金发与陈扬合作推出《台湾乡土乐集》,收录邓雨贤、杨三郎、许丙丁、李临秋、陈达儒、周添旺等人作品,以及自创《卖豆奶》。次年改与张弘毅合作推出《台湾人》系列,同样都走细腻诠释早年老歌之路。待郭金发辞世后方知他还备有第三张老歌诠释专辑,却已无缘繫连。

    余香绕樑的烧肉粽──郭金发的时代之歌

    1989年他应NHK之邀远赴东瀛献唱《烧肉粽》,日本拿美空云雀的《リンゴ追分》(《苹果花》)和郭金发的《烧肉粽》作时代对比,既是追悼美空云雀,也是对郭金发的全面认肯。1992年他更成为首位登上国家音乐厅献唱的流行歌手,而他的招牌歌《烧肉粽》作为2006年杜哈亚运台湾棒球队的加油歌,十足反映此曲的庶民本色。郭金发除了长期是本土民主运动的支持者,晚近他更投入更多公益活动,2010年他创作《保护地球》一曲为地球公民协会(其后变成基金会)募款。晚近创作的《唱歌是我的生命》、《打火兄弟冲冲冲》、《卖菜阿嫲陈树菊》不但立于歌唱本业更强调质的提升,惜乎一切都成绝响。

    低音歌手向来引人瞩目,台语歌手之中更祇有洪一峰和郭金发蔚为双塔,两人都曾取法日本「情感歌谣」(ムード歌謡,mood)的主力フランク永井,所以二人都能以丰沛感情掺入爵士、拉丁舞曲,致使抒发不落入悲情窠臼,而郭金发更为了与洪一峰区隔,就在曲尾拉长音调再以丹田之力弹射出去,这既显郭金发的创意,更需强韧体能为支柱,这是他人学不来的,致使郭金发的低音歌王称号名不虚传。

    最值玩味者,已列经典之林的《烧肉粽》,其词曲「自悲自叹歹命人,父母本来真疼痛。乎我读书几何冬,出业头路无半项,暂时来卖烧肉粽。烧肉粽,烧肉粽,卖烧肉粽」本是满溢的阶级哀愁,与之对时代不安的怨怼,但经由郭金发浑厚低沈,但带以劝勉的唱腔重新诠释之后,全然映照出「花谢入土」的不屈精神,这较之纯粹的悲怜是截然不同的意境,这一切端赖郭金发的造化。

    儘管郭金发一生未曾得获什幺「金曲奖」之类的奖挹,台湾人却以集体记忆回应了郭金发:我们都记得《烧肉粽》和他本人。并祈郭能穿越穹苍之界,天上人间无处不《烧肉粽》!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