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原创文章 >余香凝 X 苏苑姗︰你的初衷是甚幺? >
余香凝 X 苏苑姗︰你的初衷是甚幺?

    bCJz7xEIDzFYG1BNSrXQA-vmNOj8qIfcfKeXsXynl7E余香凝不但凭《非同凡响》获「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」提名,由她主唱的《阳光普照》(《非同凡响》更获「最佳原创电影歌曲」提名;此外,她同时凭《逆流大叔》获提名「最佳女配角」。


    Dear Jennifer,


    《非同凡响》是我第一次,忘却萤幕前的你,不是那个排球队、Drama Club的师妹,而活脱脱就是ok姐姐。

    有点像是默默看着你一路走来。想到中学的你,印象跟ok姐姐其实有点像,也是个被框在里头的,听教听话的女孩。

    你说过自己不擅以文字表达,余香凝很平凡、冇乜特别,能够当上演员很幸运。但我隐隐感觉到你一些内里的东西,一些细腻感情正在变化。我想起中学时看过你的画,记得那时你是Visual Art学科奖常客,会考还拿了个A,而我想,绘画、演戏、写作是相通的,无非是在诠释,在表达。

    中学时,别人总在问:长大之后想做甚幺。其实,是从哪一刻起,你决定了要当演员?现在回望,像实现了一个你不曾意识到的梦想吗?

    Miss Kwok说过:Jennifer很谦虚,每件事都很投入很认真地去完成。时间过去,十年后的你,其实依然如是。《骨妹》后,你说,下个角色会把握得更好,你真的做到了,这一路上的决心都写在你的演出里了。决定做一件事,就向目标前进,大概就是这种认真与热诚塑造了你。

    愈来愈觉得,很多事情唯有靠自己走过才懂,踏实地,一步一步,然后某天,就会突然开窍。但现在我又渐渐明白,努力并不难,难在坚持。犹记得看《骨妹》那个形象大相径庭,演出略显生硬的大家姐,到《翠丝》年轻妈妈,《逆流大叔》恶教练,《非同凡响》ok姐姐,你对角色拿捏由浅层情绪表达慢慢渐进到情感表达,这样扎扎实实的转化,是经过怎样的思考形成?是开始跟自己对话了吗?演戏是琢磨人性的过程,而人性複杂,对你来说,演员与角色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係? 这里面,又夹杂了你对人生怎样的理解?

    对于演员的认可与否,观众心里有尺,是不会说谎的。或者,所有起伏都是磨练的关卡,重要的是,你还认得自己。

    接下来,路还长。那些鼓励、支持、打气都是真实的,要继续以单纯的心做喜欢的事,我们会继续用心看。

    「背负石头怎幺上路,无论你极渺小,步履轻快才重要。」

    努力呀,祝福你。

    Edith


    56213628_2194216687360371_1249874631762903040_n

    中学时期一脸青涩的余香凝。

    56323813_2365309767035646_4761278148799102976_n  56539276_1731471580332329_9047184777496494080_n
    余香凝喜欢画画,苏苑姗记得中学时她已是Visual Art学科奖常客,会考时更拿了个A。


    Dear Edith,


    你好,谢谢你的来信。好惊讶啊!原来我中学的表现在你心中也有留下印象。中学的我,的确跟ok姐姐有一点相像,言行都是被框在人家的期望中,不过有一点不同的,就是我参加很多活动,也算是个活跃份子。

    中学的我经常想像自己以后会当空姐。还记得Visual Art会考其中一份作品,我做了一个跟我一样高的空姐模型,叫I Believe I Can Fly,它的身体都画上了云的图案,双腿是一个行李箱。我想,是因为家里环境不算好,我一直以来从未到外地旅行,所以希望毕业之后可以游历世界,了解更多不同的生活,看到更多不同的东西。

    我从来没有埋怨过为甚幺其他同学可以去旅行而我不能。因为知道爸妈工作很辛苦,赚钱很辛苦,所以到了可以打工的年纪,我就找part time。卖过汉堡包,也当上了模特儿。或者如Miss Kwok所说,我的个性就是那种想尽力做到最好的人,所以当模特儿时,知道自己不够瘦就拼命减肥,试镜发觉自己演戏生硬就去学戏。幸运的是,每次都拼了的精神,结果令我在没有爱上演戏之前就得到了人生第一个角色。

    我的第一个角色是个二十出头,个性倔强的地盘女汉子。一进剧组就拍了四个月。那是我第一次觉得,演戏就像进入另一个人的人生,用另一种方式思考,原来这种感觉很是奇妙。而且,拍摄团队非常热血,大家一起日晒雨淋,每天只睡几个小时,但每个人都在默默付出,从没有听过一句埋怨。就是这次经历让我无法不爱上演戏,从那刻开始,我就知道,我找到了愿意一生从事的工作!

    既然爱上了,就要更加用心去研究。每次遇到新角色的时候,我会为人物写自传(这是一个舞台剧前辈彭珮岚小姐教我的)。因为剧本看到的可能只是角色漫长人生中的小部份,那些没有的,就要靠我们去想像、去找,为每一个行为、情绪、言语找动机。我是个比较慢热的人,所以要进入角色,变成另外一个人,我每每要用上一段时间,在準备角色的那段时间中,日常我都会过上她的生活,做她会做的事。

    记得準备《骨妹》张灵灵一角,拍摄前几个月,我会去骨场实地考察,学习一些基本按摩技术。但更重要的是,模仿那些阿姨的说话方式及人生态度,了解现实生活中她们所经历过的,然后放进角色里,带给角色更多生命。《逆流大叔》的Dorothy ,《非同凡响》的Zoey也如是,实地考察和模仿成为了我对角色研究的一部份。

    每一个角色都有他对人生独特的价值观和看法,每当我经历一个角色,他对我的生命也会带来一定调整,我渐渐体会到演戏不只是演戏。《骨妹》是有关人与人之间的遗憾,教会我要更珍惜当下;《逆流大叔》令我对我的梦想更坚定;《非同凡响》就让我成为一个更敢于表达自己的人(因为觉得Zoey一角实在太可怜,启发到我做人应该要更像自己,敢作敢为一些!)

    我是天主教徒,一直好感恩天主替我安排了当演员这条路。由起初只是从自己出发,觉得做演员有趣,到后来慢慢发现,演员可以有更大使命,一部电影一个角色可以带给人启发,甚至安慰心灵。

    所以演戏对我来说每一步都是发现,我希望自己可以演到老,做更多更多不同的角色,发现更多更多的生命!

    Jennifer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推荐